.
姐妹   [db:来源]   

晓雨、阿娇和我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,我们小学同班,初中同班,高中的时候我和阿娇同班,晓雨分在了隔壁的文科班。而现在,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读大学。虽然分开了,但我们仍彼此想念,联系不断。因为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爱好——KB。

  我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捆绑的,我喜欢捆绑是在高中二年级的一个周末。

  那天,晓雨的父母出差不在家,于是她打来电话约我和阿娇到她家一起温习功课、一起吃饭、一起睡觉、一起上学。

  在路上,我遇上了阿娇,我们上身都穿着学校的红色运动上衣,下身穿着牛仔裤。不同的是,阿娇的牛仔裤是紧身的,可以勾勒出阿娇修长的双腿曲线。我穿的则是一般的牛仔裤。(在校的学生穿的大概都这么朴素)五分钟不到,就来到了晓雨家。晓雨在门口迎接我们,她上身穿了一件点绿色的衬衫,下身穿着一条紫色紧身裤,晓雨的身高171cm,又很苗条,这就显得双腿细长,她的双腿堪称男生们大饱眼福的最佳对象,赤脚穿着拖鞋。

  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居室,房子不算大,整齐干净,可以看出晓雨的生活一定很舒适。地板刚打过蜡,光滑的可以照出人影,使得阿娇和我不得不换上拖鞋,我和阿娇都穿的白色短袜。

  我们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完成了作业(我们都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哦),吃了晚饭,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,电视里正在上演《天使行动》,这个电视剧里有很多的捆绑镜头,当我看到电视里女主角被歹徒捉住并捆绑的时候,心里突然萌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:自己被绑起来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这时,躺在我右边的晓雨自言自语发着牢骚:“电视剧越拍越不真实了,绑得那么松,太假了!”话音刚落,果然电视里的女主角,在看守疏忽的时候挣脱了绳索,逃走了。

  晓雨转过头来似乎不怀好意地看了我一眼,对我说:“小美女,我要是把你绑起来,你一定逃不掉,嘿嘿……”(小美女,是她们对我的称呼,晓雨和阿娇在班里面都是高个子女生,阿娇的身高也在168以上。跟她们比起来我算是矮个子,只有163cm。但是我们三个中,论起容貌,我有自信生过她们,她俩都叫我“小美女”)“瞎说什么呀,才不要呢!”我演示着自己害羞的心情,但有点后悔,为什么不借着这个机会让晓雨把自己绑起来呢?反正都是好朋友,又不会出什么事……“怎么了?我们的小美女害怕了啊?”躺在我身边的阿娇充满挑衅的说,“是不是害怕被绑起来了,被我们欺负啊?”

  “谁害怕啊?才不是呢!”我反驳着,“我们三个人呢,凭什么要绑我?我说先绑你,要不先绑晓雨!”

  “这样吧,我们来做一个好久没玩的游戏,”晓雨坐起身来,笑嘻嘻的对我说,“就是藏东西,你找个东西藏在屋子里,我和阿娇去找,要是10分钟内找到了,我们就把你绑起来,怎么样?”

  “好主意!”阿娇举手赞成,“小美女,你就藏着个吧!”说着,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印着周杰伦的照片卡片,放到我手里。

  “好吧,就这样吧,十分钟啊,你们不许耍赖啊。”

  我把她们打发到晓雨父母的房间里,自己在晓雨的房间里藏着那张卡片,想来想去,最后决定把那张卡片藏在自己身上是最安全的。于是,便把卡片放到了运动上衣里面的口袋里了。

  “进来吧,可以开始了!计时开始——”我对另一个屋子里的晓雨和阿娇大喊,心里特别兴奋。

  晓雨和阿娇迫不及待的跑到房间里,晓雨的眼睛上像打量着整个房间,最后眼神落到了我的身上,看得我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“是不是晓雨知道卡片藏在我身上呢?”我暗暗的想着,故意装作整理衣服以确定卡片确实没有漏出破绽。

  阿娇在仔细的寻找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,床上、床下、抽屉、柜子翻了个底朝天,没有任何进展。晓雨则在后面收拾阿娇弄乱的地方(毕竟这是晓雨的房间哦)。时间不等人的,过去了8分钟了,她们始终一无所获。

  “还有两分钟了。”我提醒她们。

  “咳~”晓雨好像是故意的咳嗽了一下,阿娇回头看了晓雨一眼,两人站起身来向我走来。

  我正坐在床边看着表,以为她们要再一次到床上找,就在这时,晓雨突然向我扑了过来,我还没有任何反应,就被晓雨按倒,仰面躺在床上。阿娇也快步上前,帮助晓雨将我翻了个身。

  “住手啊,别这样!”我呼喊着,又不敢大声,心跳加快,脸上发烧,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紧张。

  “把她运动服脱下来吧!”晓雨说着便和阿娇一起脱我的运动服,我并没有做过多的反抗,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。

  在运动上衣被脱下来的一刹那,晓雨骑在我身上,抓住我的手腕,拧到背后,牢牢地按住。阿娇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双长统丝袜,用其中的一只在我手腕处竖着绕了几圈,打了个结,又用另一只丝袜横着捆了起来。晓雨觉得差不多了,转过身来,和阿娇配合着把我正在空中飞舞的双脚并在一起牢牢压住。

  “抽屉里有根跳绳,把她的脚也绑起来!”晓雨吩咐阿娇,并挽起了我的裤腿,“我们马上就可以‘审问’小美女了,哈哈!”

  阿娇取来了跳绳,并没有脱掉我的白袜,在我的脚踝处紧紧的缠绕着,我的双脚被捆绑在一起。

  晓雨从床上下来,与阿娇把我翻过身来,两个人在床边笑嘻嘻的看着我,我是这挣扎了一阵,虽然捆绑得很简单,但是却非常有效,再加上我没什么力气,根本无法挣脱一双丝袜和一根跳绳的束缚。

  “两位大美女,放开我好不好?”我开始哀求她们。

  “不行!我们还没有玩够呢!”晓雨的表情十分严厉,转头和阿娇商量,“把她的嘴也堵上吧!”

  阿娇坏笑着点了点头,脱下了自己脚上的白袜,揉成一团。

  “不要啊!”我拼命的摇着头,“不要,唔……”一双刚从阿娇脚上脱下来,还带着温度的袜子塞进了我的嘴里,我只能呜呜的呻吟着,摇动着身体。

  “我们谁先玩这个小美女?”阿娇问。

  “猜拳决定吧!”

  “天哪,我竟然成了她们的玩具?好悲惨啊……”我闭上双眼,等待着她们的结果。

  “哈哈,她归我了!!”阿娇兴奋得差点跳起来。

  “好吧,就先让你玩10分钟吧!”晓雨无奈的走出了自己的屋子,关上了房门。

  “呒——呒——”我呼喊着晓雨,希望她能帮助我,毫无用处。

  此刻,我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。我躺在床上,瞪大眼睛盯着阿娇,装出一副英雄的样子,临危不惧。

  阿娇认为我生气了,娇声娇气的说:“干嘛这样看着我啊,这个主意不是我出的,要怪就怪晓雨吧。”

  “哼……”我将计就计,故意把头扭过去,不再看她,让她真的认为我生气了。

  可是,阿娇却没有上当,把我的脸扳了过来,“小美女,真的生气了啊?我不喜欢看你瞪着眼睛的样子,哈哈。”

  “唔——”我见她不吃这一套,真的有点害怕了。

  “来,小美女,给姐姐笑一个。”说着,阿娇骑在我的大腿上,伸出两根手指,在我的腰间点了一下。

  “啊!”我的身体一颤,“唔——”用乞求的眼神望着阿娇,希望她放过我,因为我最怕痒。

  阿娇见这招似乎管用,于是便肆意的在我腋下和腰间搔痒。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我确实受得了这样的搔痒,拼命的大叫,摇动着身体,妄图避开那两只手。但结果一定是失败的,手脚被捆绑,还被阿娇压在身下,等待着我的只能可怕的搔痒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阿娇终于停下来了。我也疲惫的停滞了挣扎,闭着眼睛,喘着粗气。不知道接下来等着我的会是什么样的“折磨”。

  等待了半天,没有动静,睁眼望见阿娇坐在我身上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  “唔——”我动了动身子,提醒阿娇。

  “小美女,还想玩么?嘿嘿!”第一次觉得阿娇的笑是阴森森的。

  阿娇起身,将我翻了个身,然后骑在我的小腿上,双脚本来就被捆在一起,这样一来,我的双腿就完全失去了自由。

  难道,阿娇想对我的双脚下手?这是我不敢想象的痛苦……果然,一股强大的刺激感从我脚心出传来,我又一次陷入了挣扎中……虽然脚上的白袜并未被除去,但对于天生怕痒的我来说,全身几乎都是痒痒肉,何况这搔痒是来自于脚底。

  双腿受控,根本没办法抵抗,只有来回扳动脚趾,扭动脚腕来稍微缓解一下难以忍受的奇痒。

  笑,是最好的解痒方式,无奈嘴里塞着阿娇的袜子,笑的时候呼吸就困难了,可以感觉到我的脸已憋得通红,眼泪也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  终于,阿娇停止了动作,似乎是累了,躺在我身边,微弱的声音威胁我:“10分钟要到了,该晓雨了,你要想少吃点苦头,就得听我的,好不好?”

  “哼!”我又把头转过去,表示反对。

  阿娇见我不理她,“看来你还想再吃点苦头啊!”起身又要去挠我的脚心。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我立刻转过头来,向她示弱,表示愿意答应她的要求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,哈哈”阿娇又趴到我的耳边,小声说:“我想把晓雨绑起来,你帮我……”

  阿娇迅速的解开了绑在我手上的丝袜。

  按照商量好的,我平躺在床上,双手背后,装作依然被绑着的样子。

  这时,晓雨推门进屋,“时间到了,该我了,该我了。”说着做到了床边。“阿娇,你可以出去了,小美女现在是我的了!”

  “好吧,好吧,可惜我还没玩够呢……”阿娇极不情愿的走出屋子。

  我知道阿娇是去找绳子之类的东西对付晓雨。

  屋子里剩下了我和晓雨,晓雨用手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,然后在我的脸颊上捏了一下。

  现在,我最担心的就是阿娇能不能快点找到绳子,为了不让晓雨发现,我的双脚依然被牢牢的捆着,一旦被晓雨识破,我的力量是无法与她抗衡的。

  好在晓雨依然没有瞧出破绽,居然把我的衬衫从裤子里拉出来,解开了所有的扣子,向两边分开。露出了我的胸罩。天啊,她要干什么!

  “哈哈,粉红色的胸罩,果然很漂亮!”晓雨笑嘻嘻的说着,她的手已经移到了我的胸罩周围,轻轻地滑动。

  “唔——”好痒,我挣扎了一下,忍住没有伸手阻拦。

  “哈哈,你还是那个毛病,怕痒——”晓雨显得很开心。

  我已经决定了,如果晓雨要是咯吱我的话,我就顾不上阿娇的计划了。

  就在这时,门开了,阿娇一个健步冲了进来,飞身把晓雨按倒在床上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!”很显然,晓雨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  晓雨和阿娇都是我们学校排球队的主力队员,个子高,身材好,平时都喜爱运动,所以,她们在一起打闹,很难分出胜负。

  两个人很快,就在床上扭打在一起,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分不出胜负。

  按照计划,我应该起来帮助阿娇一起把晓雨捆起来。但是我却没有,依然背着手躺在床边,想报复一下刚才阿娇对我的行为。

  “快帮忙啊!”阿娇冲着我大喊。

  “唔——”我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她们,摇头挣扎了几下。

  阿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继续和晓雨纠缠在一起。

  看样子,阿娇好像占据了上风,晓雨明显有些疲惫,已经没有刚开始的力量了。现在,阿娇已经把晓雨压在身下。

  如果,阿娇如愿把晓雨绑好,她一定会对付我的。不如,我帮晓雨一下把阿娇制服吧。

  想到这里,我猛地坐起来,拽掉塞在口中的袜子,向阿娇扑了过去,可怜的阿娇那里会考虑到这一点,一下被我扑倒,正好是背部冲上。

  “晓雨,帮忙!”由于我的双脚的束缚并未解除,支持不了多久,这能向晓雨求助。

  晓雨刚才几乎放弃了抵抗,现在突然有机会反败为胜,怎能就此放过?抓起一只刚才绑着我的丝袜,将阿娇正在挣扎的双手扭到背后,捆了起来。又用另一只丝袜将阿娇的脚腕绑在一起。我又用刚才塞在我嘴里的阿娇的一双白袜塞到阿娇口中。现在阿娇成了我们的俘虏了。

  我坐起身来,正在解绑住我双脚的跳绳。

  “不用解了,一会儿还得再捆上,多麻烦!”晓雨冲着我微微一笑。

  “你好坏啊!人家好心好意帮你,恩将仇报!”我知道自己决不是是晓雨的对手。

  “唔——”在另一边被捆着的阿娇挣扎着翻过身来,眼睛盯着墙上的石英钟。

  “呀!光顾这玩了!明天还要再点去学校,球队训练呢!”晓雨说完,转身出去了。

 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阿娇了,和刚才的情形正好相反,阿娇被绑着,我可以对她实施报复了。

  阿娇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,挣扎着移动着身体。

  “该睡觉了,我帮你脱衣服吧,哈哈!”我来到阿娇身边,去解阿娇的衣服扣子,顺便报复性的在阿娇的腋下和腰间搔痒,但阿娇反应就没有那么剧烈,毕竟向我这样怕痒的人不多啊。

  我把目标转移到阿娇的双脚,我不相信还有脚心不怕痒的人。

  阿娇的双脚十分漂亮,如果不是经常训练,脚掌上磨出了两个茧,可以称为完美的双脚了,皮肤雪白细腻,脚趾修长舒展,我伸出一根手指,用指甲在阿娇的左脚脚心处轻轻地滑了一下。阿娇果然有反应了,于是我对阿娇的双脚展开了攻击。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阿娇的反应一点也不比我强多少。

  正在我得意的时候,晓雨进来了,“别玩了,早点睡觉吧。”她已经换好了睡衣。但手里却多了几双丝袜。

  难道她真的想把我也捆起来?不是说不玩了么?我正在胡思乱想,她走到阿娇近旁,把捆住阿娇的双手的丝袜解开,我也只好不情愿的解开缚住阿娇脚上的丝袜,还趁机挠了两下阿娇的脚心。

  我和阿娇到卫生间洗漱完毕,回到卧室的时候,发现晓雨已经用一只丝袜捆住了自己的双脚。“小美女,你把我的手也捆起来吧,我想试试看被捆着睡觉是什么感觉。”

  我很高兴做这种事情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我把晓雨的双手放到背后,用一只丝袜在她的手腕处轻轻的交*捆好,因为被捆着睡一个晚上,就不能捆得太紧啊。

  “你们要不要也试试?”晓雨问我们。

  我瞅了阿娇一眼,说:“我不要,阿娇要!”

  阿娇对我笑了笑,“小坏蛋!”转过身去,脱掉衣裤,背过双手,“轻一点啊。”

  我的捆绑技术不是很好,只是按照她们捆我的方法把阿娇也给绑了起来。

  阿娇躺到床上,我又把阿娇的双脚绑在一起,算是大功告成。

  “紧不紧啊?”我问她们。

  “还可以,早点睡吧。”晓雨似乎真的有点困了。

  熄灯,脱掉衣裤,上床,睡在她们中间,好在床够大。

  ……

  不知睡了多久,我悠悠醒来,感觉手脚有点麻,怎么回事?不好,我怎么被捆起来了?我想叫醒晓雨和阿娇,嘴里却只能发出“唔——唔——”的声音。嘴巴也被堵住了,还被一只丝袜勒住缚在脑后。

  我挣扎着想要起来,突然感觉**处传来一阵疼痛,被阿娇捏了一下。我的内衣也不在身上了。

  “乖乖的睡觉,我的小美人!”说着又在我的**上捏了一下,便不再搭理我了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我也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,我醒来的时候,依然手脚被缚,晓雨和阿娇正在厨房做简单的早餐。我挣扎着坐起来,全身只穿着粉色内裤,上手背丝袜反绑在背后,脚腕也被丝袜绑在一起,跳绳胡乱的缠在大腿上。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我呼喊着晓雨,后悔睡前把她们绑的太松了。

  “别吵,等做好饭了,就把你放了。”阿娇听到了我的动静,在厨房了对我喊着。

  我索性由躺了下来,等待着自由,等待着早餐。

 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玩捆绑的经过。

  由于快要高考了,学习紧张,我们在一起玩捆绑的时间很少了。但彼此心里都清楚,我们都喜欢被捆绑的感觉。

  现在,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上学。晓雨在本市,父母为了让她尽早学会自立,把这间房子留给晓雨自己住。因此,每个假期,我们都有时间聚在一起玩捆绑游戏。

  “十一”假期,我从学校回来,晓雨约我在她家见面。暑假的时候,晓雨和父母外出旅游,一个假期没见到她的人影,算来也有半年了,彼此都十分想念。

  我跟晓雨电话联系后,收拾了一下,起身赶奔晓雨家。

  我上身穿了一件黄色T恤,下身穿淡蓝色牛仔短裤,腿上裹着薄薄的白色丝袜,脚穿一双灰色中跟凉鞋。

  路上无话,一会儿就来到了晓雨家。还是那间两室一厅的房子,比以前晓雨父母在的时候要稍微乱一些,晓雨可不是一个勤快的女孩,从小就娇生惯养的,以前是父母的小公主,现在是她白马王子的公主。

  晓雨非常热情,我们海阔天空的聊了大半天,晓雨告诉我阿娇由于要陪男朋友,所以晚几天相聚。晓雨看看表,决定去市场买点新鲜蔬菜,让我尝尝她的手艺。我要与她同去,她却拒绝了,让我好好休息,看看电视,上上网。

  晓雨穿了一件绿色吊带T恤,一条白色休闲裤,白色短袜,白色休闲鞋。出门的时候还像家长一样嘱咐我,不要给陌生人开门。还说最近总有人给她打骚扰电话,让我小心一点。

  晓雨出门了,家里只有我一个人,看了一会电视,挺无聊的。到处走走,发现粗心的晓雨竟然忘记带钥匙了。

  半个多小时了,晓雨还没回来,她大概打算做一顿丰盛的晚餐招待我吧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电话响了,来电显示竟然显示不出对方号码,奇怪。我也没多想便拿起电话,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:“喂!您好!”

  “嘿嘿,亲爱的,我好想你啊——”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这个声音很沙哑,我的判断是故意装出来的,但可以肯定决不是晓雨的声音。

  “对不起,我是张晓雨的同学,她不在家,你是谁啊?”我以为是晓雨的朋友打给晓雨的。

  对方并没有理睬我的话,继续说:“我想脱光你的衣服,和你接吻,添你的那里……”

  听到这里,我的脸一下子红了,心跳也加快了,以至于听不清她后面说什么。

  难道这就是晓雨说的骚扰电话么?女人也可以打骚扰电话么?一定是个同性恋!我不敢再听对方说什么了,马上挂掉电话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大脑一片空白,毕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骚扰电话。

  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,晓雨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,我感到有些害怕,希望晓雨尽快回来啊。大概又过了五分钟左右,我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下来。

  没多久,听到走廊隐约传来脚步声,接着,门铃响了。

  “太好了!晓雨,你终于回来了!”我高兴得差点哭出来,几乎是跑着到门口开门。

  就在门打开的一瞬间,我才意识到我犯的错误。

  只见一个黄影以极快的速度,冲进门来,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压倒在地。但我清楚地感觉到,闯进来的也是个女的。她决不是晓雨,晓雨没有这么大的力气。

  正在我企图抵抗之际,一个潮湿的手帕,捂住了我的口鼻,片刻感觉浑身没有力气,渐渐的失去了知觉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我醒过来了,发现自己趴在床上,胸部和上臂被绳子紧紧地捆着,手腕处竟被戴上了手铐。双腿向后弯曲折叠着,脚腕背绳子捆在一起,绳子的一头和手铐系在一起,膝盖上部也被绳子绑着。我的嘴里不知道被塞着什么东西,外面被一条丝巾缠着,在脑后打结。

  我的衣服还是完好无损的,趴在床上那么久实在难受,我努力想翻一下身。却被一只有力的手给按住了。

  “不要乱动,否则便怪我不客气!”天哪!!竟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我被一个男的绑起来了,我不敢想象以后会发上什么事情了。

  “别吓着她,亲爱的,这里没什么事了,现在我可以搞定她们俩了。”有一个女人对男人说话,“亲爱的,你回去吧!晚上我会好好报答你的,走吧!”

  听到这里,我已经听出来了,这就是骚扰电话里的那个声音。

  这时,按住我的那个男人真的走了,走之前吻了一下那个女的,“你自己小心点啊!”声音中充满了爱意和得意。

  此时,我的紧张的情绪得到了缓解,只剩下一个女的也不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  我转过头看见晓雨也是面朝下趴在床上,一动不动,并没有被捆绑。可能是刚刚被迷昏的吧。

  那个女的送走男的以后,回到屋子里,见我盯着晓雨看,便说:“好好看着,慢慢等着,绑完了她就来收拾你,哈哈。”

  她并不是马上对晓雨进行捆绑,而是先脱掉了晓雨身上的绿色T恤,扔到沙发上。有脱掉了晓雨的鞋子,露出了一双可爱的白袜脚。正常情况下,晓雨回到家,应该是先换鞋的,看来晓雨也是遭到了突然袭击。晓雨的裤子也很快被脱了下来。这样下来,晓雨身上只剩下了白色的内衣、内裤和袜子。晓雨依然趴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  我由于被捆得不能动,只能看到那个女人的身体的一部分,知道她的身材也是非常好。

  她从地上拿起一根红色的棉绳,用一头把晓雨的双手放到背后,捆在一起。剩余的部分从上臂的外侧经胸部上方绕了两圈,又在胸部下边绕了两圈,最后绳子的另一头又绑到了手腕上。上半身算是捆绑完毕了。接着,他又拿起一根红棉绳,开始捆绑晓雨的双腿,首先,在晓雨的膝关节上部将双腿并拢打了一个活结,然后用另一端开始在晓雨的腿上仔细缠绕着,四、五圈过后,又把绳子从双腿的缝隙传了过来,缠了一圈并打了一个结。她把晓雨的一双白袜褪到脚踝处,并没有完全脱下来,用剩余的绳子在晓雨的脚腕处慢慢的缠绕着。

  对晓雨捆绑完毕以后,她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儿,好像在考虑么,然后出门去了。

  天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,但她一定会回来的。我似乎觉得她不会伤害我们,只是在跟我们开玩笑。我利用她出门的这段时间,努力的挣扎了几下,然后就放弃了。捆成这样,自己是解不开的。我又试着叫醒晓雨,希望她能想点办法,由于不能呼喊,晓雨还是像死猪一样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我索性闭上双眼,休息一下,想象着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  一会儿,她回来了,走到我身边,我依然闭着双眼。

  “哼!你被绑成这样还能睡觉,真是不简单啊!”她竟然忘记了伪装自己的声音。

  这个声音太亲切、太熟悉了,正是我们的好姐妹——阿娇。

  “唔——”我本想大叫阿娇的名字,但却发不出声音。我又开始拼命挣扎,想要证实我的判断。

  阿娇见我的反应如此剧烈,也意识到了刚才自己说话的音调没有修饰,知道了我识破了她是谁。“哈哈,你知道我是谁了啊,那我可要好好的折磨你啊!”说着话,阿娇慢慢的走到我的身边。

  此时,晓雨刚刚醒来,挣扎着翻了个身,“阿娇,原来是你!”

  “哈哈,你睡醒了啊。别着急啊,一会儿再收拾你啊!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要绑我们就让你绑好了,你也别这样吓唬我们啊!还让你男朋友帮忙!太不像话了!”晓雨装作很生气的样子。

  “以前那样绑来绑去的,多没意思啊!今天这样多好玩,两个美女都让我绑起来了,好有成就感啊!”阿娇越来越高兴。

  “阿娇,快把我放开,你们好不容易都来了,我给你们做点好吃的啊!”

  “先不着急,等我玩够了,咱们一起做饭吧。”阿娇说完,走到了晓雨身边,“晓雨姐,你的身材可是越来越好了啊!”

  阿娇的手把晓雨从头到脚摸了个遍,然后轻轻的把晓雨的胸罩推倒胸部的上方,美丽的双峰完全暴露出来。阿娇的手指在晓雨的**周围画圈。

  “啊——不要!阿娇,放手啊!啊——”晓雨的脸通红,扭动着身体挣扎着。

  “不许说话!”阿娇威胁着,“否则,就把你的嘴堵上!”

  这招还真好用,晓雨果然不再敢出声了,只能勉强忍住,有时候小声呻吟一下。

  阿娇在晓雨的胸部玩了一会儿,就把她的胸罩又拉了下来。又把晓雨翻了个身,慢慢的将晓雨的内裤褪下,浑圆丰满的臀部呈现在眼前。

  “啊——你要干什么!”晓雨着急了,没想到内裤也会被脱下来,正要大声呼救的时候,嘴巴就被一条丝巾堵住了。

  阿娇见晓雨不能出声,就不慌不忙地从地上拿起一个大包,从包里找出一条一米长的皮尺,对折了一下,来到晓雨旁边,朝着晓雨裸露的屁股轻轻的抽打了一下。

  阿娇也不敢使劲,所以晓雨并没有感觉疼痛。阿娇又试探着抽打了第二下,这一次力量大了一些,晓雨还是没有什么感觉。

  晓雨“哼”了一声,好像是向阿娇挑衅。

  “啪——”第三下又抽打了下来,这下阿娇用力不小,在晓雨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红红的印迹。

  “唔——”晓雨感觉到疼痛,扭动了一下身体。

  看到晓雨疼痛的挣扎,阿娇似乎很兴奋,接着又啪啪啪的抽了许多下。疼得晓雨在床上翻滚挣扎,这样,不仅是屁股,大腿、背部、胸部都被印上了红红的鞭痕。

  “放了我吧,饶了我吧!阿娇姐姐,我错了——求求你,别打了!”晓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嘴里的纱巾吐出来了,扭动着身体,向阿娇求饶。

  “嗯,求饶了,就没意思了。我就饶了你吧!你先这样休息一下吧。”阿娇得意得很,把晓雨的内裤拉上,让她平躺在床上。

  “我的小美女,轮到你了!”阿娇来到我身边,“把你绑成这样,实在好看。可惜不能脱你的衣服。不过,对付你,只需挠痒就可以了,哈哈!”

  一听到又要被挠痒,浑身的汗毛几乎都立起来了。阿娇把捆在我手铐上的绳子解开,这样,我的双腿就可以伸直了。阿娇把我翻过身来,把我的腿拉直,把捆在脚腕上的绳子绑在床楞上。

  阿娇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胸部,轻轻地按摩着,由于身上穿这衣服,感觉没有那么剧烈,但我还是假装的呻吟着。

  阿娇隔着衣服在我的胸部了玩了一小会儿,就开始向下抚摸我穿着白色丝袜的大腿,这是我感到一阵麻痒,初期挣扎了一下,后来似乎还可以忍住不叫。

  阿娇最后还是把目标集中到我的双脚,这是我早就料到的,也是我最害怕的。阿娇开始挠我的脚心,我开始拼命的挣扎。双脚被固定在床楞上,根本无法逃避,双脚脚趾来回弯曲,嘴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是笑也是哭。

  “算了吧,阿娇,别玩了!我都饿死了,做饭吧!”躺在我身边的晓雨用命令的口吻对阿娇说。

  “晓雨,你别忘了,你也是我的俘虏,还敢命令我?”阿娇停止对我双脚的折磨,来到晓雨面前,盯着晓雨的白袜脚想了一下,接着说:“这样吧!我要在你脚心上写几个字,如果你要是猜出来,我就把你们放了,一块做饭。要是猜不出来,那你们就饿一个晚上吧!哈哈!”

  “好吧,你写吧!我可不怕痒。”晓雨好像也有点心虚。

  阿娇坐在晓雨的脚边,把晓雨的双脚放到自己的腿上,并没有马上在她脚上写字,而是抚摸着晓雨的依然穿着白袜的双脚。

  “快点啊!”晓雨见阿娇没有想写字的意思,试着动了一下双腿,提醒阿娇。

  “哈,你还着急了啊!忍着啊,别怕痒。”说着,阿娇轻轻地脱掉晓雨左脚的白袜,晓雨可爱的小脚丫露了出来。阿娇伸出食指,用指甲在晓雨的脚心上划着。

  “哈哈——好痒啊!哈哈——”晓雨忍不住地笑了起来,“哈哈——是‘我’字,哈哈——”

  “嗯,挺厉害啊,对了!继续猜。”阿娇继续在晓雨的脚上划着。

  阿娇一连在晓雨脚心上学了四个字“我爱捆绑”,晓雨都猜出来了。

  阿娇却没有要放开我们的意思,而是又把晓雨右脚的袜子脱了下来,在他双脚脚心疯狂的挠痒。

  晓雨笑得在床上翻滚着,要不是阿娇抓住她的双腿,晓雨差不多要掉到地板上。

  阿娇又腾出一只手来挠我的脚心,折腾了一阵子,好像有点累了。就把晓雨身上的绳子解开了,晓雨自己解着双腿的绑绳。阿娇又把我的手铐打开,接着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提包,还没等晓雨完全自由,就跟我们说了声:“姐妹们,明天见啊,我走了,拜拜!”说完,溜之大吉了。

  第二天,阿娇只打来电话,说是要和男朋友一起回学校,真是个“重色轻友”的家伙,我们去火车站送走了阿娇,回到晓雨的家里继续玩我们的游戏。

  愉快的假期过去了。姐妹的故事结束了。  晓雨、阿娇和我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,我们小学同班,初中同班,高中的时候我和阿娇同班,晓雨分在了隔壁的文科班。而现在,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读大学。虽然分开了,但我们仍彼此想念,联系不断。因为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爱好——KB。

  我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捆绑的,我喜欢捆绑是在高中二年级的一个周末。

  那天,晓雨的父母出差不在家,于是她打来电话约我和阿娇到她家一起温习功课、一起吃饭、一起睡觉、一起上学。

  在路上,我遇上了阿娇,我们上身都穿着学校的红色运动上衣,下身穿着牛仔裤。不同的是,阿娇的牛仔裤是紧身的,可以勾勒出阿娇修长的双腿曲线。我穿的则是一般的牛仔裤。(在校的学生穿的大概都这么朴素)五分钟不到,就来到了晓雨家。晓雨在门口迎接我们,她上身穿了一件点绿色的衬衫,下身穿着一条紫色紧身裤,晓雨的身高171cm,又很苗条,这就显得双腿细长,她的双腿堪称男生们大饱眼福的最佳对象,赤脚穿着拖鞋。

  这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居室,房子不算大,整齐干净,可以看出晓雨的生活一定很舒适。地板刚打过蜡,光滑的可以照出人影,使得阿娇和我不得不换上拖鞋,我和阿娇都穿的白色短袜。

  我们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完成了作业(我们都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哦),吃了晚饭,一起躺在床上看电视,电视里正在上演《天使行动》,这个电视剧里有很多的捆绑镜头,当我看到电视里女主角被歹徒捉住并捆绑的时候,心里突然萌生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:自己被绑起来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?这时,躺在我右边的晓雨自言自语发着牢骚:“电视剧越拍越不真实了,绑得那么松,太假了!”话音刚落,果然电视里的女主角,在看守疏忽的时候挣脱了绳索,逃走了。

  晓雨转过头来似乎不怀好意地看了我一眼,对我说:“小美女,我要是把你绑起来,你一定逃不掉,嘿嘿……”(小美女,是她们对我的称呼,晓雨和阿娇在班里面都是高个子女生,阿娇的身高也在168以上。跟她们比起来我算是矮个子,只有163cm。但是我们三个中,论起容貌,我有自信生过她们,她俩都叫我“小美女”)“瞎说什么呀,才不要呢!”我演示着自己害羞的心情,但有点后悔,为什么不借着这个机会让晓雨把自己绑起来呢?反正都是好朋友,又不会出什么事……“怎么了?我们的小美女害怕了啊?”躺在我身边的阿娇充满挑衅的说,“是不是害怕被绑起来了,被我们欺负啊?”

  “谁害怕啊?才不是呢!”我反驳着,“我们三个人呢,凭什么要绑我?我说先绑你,要不先绑晓雨!”

  “这样吧,我们来做一个好久没玩的游戏,”晓雨坐起身来,笑嘻嘻的对我说,“就是藏东西,你找个东西藏在屋子里,我和阿娇去找,要是10分钟内找到了,我们就把你绑起来,怎么样?”

  “好主意!”阿娇举手赞成,“小美女,你就藏着个吧!”说着,从上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印着周杰伦的照片卡片,放到我手里。

  “好吧,就这样吧,十分钟啊,你们不许耍赖啊。”

  我把她们打发到晓雨父母的房间里,自己在晓雨的房间里藏着那张卡片,想来想去,最后决定把那张卡片藏在自己身上是最安全的。于是,便把卡片放到了运动上衣里面的口袋里了。

  “进来吧,可以开始了!计时开始——”我对另一个屋子里的晓雨和阿娇大喊,心里特别兴奋。

  晓雨和阿娇迫不及待的跑到房间里,晓雨的眼睛上像打量着整个房间,最后眼神落到了我的身上,看得我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“是不是晓雨知道卡片藏在我身上呢?”我暗暗的想着,故意装作整理衣服以确定卡片确实没有漏出破绽。

  阿娇在仔细的寻找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,床上、床下、抽屉、柜子翻了个底朝天,没有任何进展。晓雨则在后面收拾阿娇弄乱的地方(毕竟这是晓雨的房间哦)。时间不等人的,过去了8分钟了,她们始终一无所获。

  “还有两分钟了。”我提醒她们。

  “咳~”晓雨好像是故意的咳嗽了一下,阿娇回头看了晓雨一眼,两人站起身来向我走来。

  我正坐在床边看着表,以为她们要再一次到床上找,就在这时,晓雨突然向我扑了过来,我还没有任何反应,就被晓雨按倒,仰面躺在床上。阿娇也快步上前,帮助晓雨将我翻了个身。

  “住手啊,别这样!”我呼喊着,又不敢大声,心跳加快,脸上发烧,说不出是兴奋还是紧张。

  “把她运动服脱下来吧!”晓雨说着便和阿娇一起脱我的运动服,我并没有做过多的反抗,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。

  在运动上衣被脱下来的一刹那,晓雨骑在我身上,抓住我的手腕,拧到背后,牢牢地按住。阿娇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双长统丝袜,用其中的一只在我手腕处竖着绕了几圈,打了个结,又用另一只丝袜横着捆了起来。晓雨觉得差不多了,转过身来,和阿娇配合着把我正在空中飞舞的双脚并在一起牢牢压住。

  “抽屉里有根跳绳,把她的脚也绑起来!”晓雨吩咐阿娇,并挽起了我的裤腿,“我们马上就可以‘审问’小美女了,哈哈!”

  阿娇取来了跳绳,并没有脱掉我的白袜,在我的脚踝处紧紧的缠绕着,我的双脚被捆绑在一起。

  晓雨从床上下来,与阿娇把我翻过身来,两个人在床边笑嘻嘻的看着我,我是这挣扎了一阵,虽然捆绑得很简单,但是却非常有效,再加上我没什么力气,根本无法挣脱一双丝袜和一根跳绳的束缚。

  “两位大美女,放开我好不好?”我开始哀求她们。

  “不行!我们还没有玩够呢!”晓雨的表情十分严厉,转头和阿娇商量,“把她的嘴也堵上吧!”

  阿娇坏笑着点了点头,脱下了自己脚上的白袜,揉成一团。

  “不要啊!”我拼命的摇着头,“不要,唔……”一双刚从阿娇脚上脱下来,还带着温度的袜子塞进了我的嘴里,我只能呜呜的呻吟着,摇动着身体。

  “我们谁先玩这个小美女?”阿娇问。

  “猜拳决定吧!”

  “天哪,我竟然成了她们的玩具?好悲惨啊……”我闭上双眼,等待着她们的结果。

  “哈哈,她归我了!!”阿娇兴奋得差点跳起来。

  “好吧,就先让你玩10分钟吧!”晓雨无奈的走出了自己的屋子,关上了房门。

  “呒——呒——”我呼喊着晓雨,希望她能帮助我,毫无用处。

  此刻,我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。我躺在床上,瞪大眼睛盯着阿娇,装出一副英雄的样子,临危不惧。

  阿娇认为我生气了,娇声娇气的说:“干嘛这样看着我啊,这个主意不是我出的,要怪就怪晓雨吧。”

  “哼……”我将计就计,故意把头扭过去,不再看她,让她真的认为我生气了。

  可是,阿娇却没有上当,把我的脸扳了过来,“小美女,真的生气了啊?我不喜欢看你瞪着眼睛的样子,哈哈。”

  “唔——”我见她不吃这一套,真的有点害怕了。

  “来,小美女,给姐姐笑一个。”说着,阿娇骑在我的大腿上,伸出两根手指,在我的腰间点了一下。

  “啊!”我的身体一颤,“唔——”用乞求的眼神望着阿娇,希望她放过我,因为我最怕痒。

  阿娇见这招似乎管用,于是便肆意的在我腋下和腰间搔痒。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我确实受得了这样的搔痒,拼命的大叫,摇动着身体,妄图避开那两只手。但结果一定是失败的,手脚被捆绑,还被阿娇压在身下,等待着我的只能可怕的搔痒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阿娇终于停下来了。我也疲惫的停滞了挣扎,闭着眼睛,喘着粗气。不知道接下来等着我的会是什么样的“折磨”。

  等待了半天,没有动静,睁眼望见阿娇坐在我身上,若有所思的样子。

  “唔——”我动了动身子,提醒阿娇。

  “小美女,还想玩么?嘿嘿!”第一次觉得阿娇的笑是阴森森的。

  阿娇起身,将我翻了个身,然后骑在我的小腿上,双脚本来就被捆在一起,这样一来,我的双腿就完全失去了自由。

  难道,阿娇想对我的双脚下手?这是我不敢想象的痛苦……果然,一股强大的刺激感从我脚心出传来,我又一次陷入了挣扎中……虽然脚上的白袜并未被除去,但对于天生怕痒的我来说,全身几乎都是痒痒肉,何况这搔痒是来自于脚底。

  双腿受控,根本没办法抵抗,只有来回扳动脚趾,扭动脚腕来稍微缓解一下难以忍受的奇痒。

  笑,是最好的解痒方式,无奈嘴里塞着阿娇的袜子,笑的时候呼吸就困难了,可以感觉到我的脸已憋得通红,眼泪也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  终于,阿娇停止了动作,似乎是累了,躺在我身边,微弱的声音威胁我:“10分钟要到了,该晓雨了,你要想少吃点苦头,就得听我的,好不好?”

  “哼!”我又把头转过去,表示反对。

  阿娇见我不理她,“看来你还想再吃点苦头啊!”起身又要去挠我的脚心。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我立刻转过头来,向她示弱,表示愿意答应她的要求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,哈哈”阿娇又趴到我的耳边,小声说:“我想把晓雨绑起来,你帮我……”

  阿娇迅速的解开了绑在我手上的丝袜。

  按照商量好的,我平躺在床上,双手背后,装作依然被绑着的样子。

  这时,晓雨推门进屋,“时间到了,该我了,该我了。”说着做到了床边。“阿娇,你可以出去了,小美女现在是我的了!”

  “好吧,好吧,可惜我还没玩够呢……”阿娇极不情愿的走出屋子。

  我知道阿娇是去找绳子之类的东西对付晓雨。

  屋子里剩下了我和晓雨,晓雨用手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,然后在我的脸颊上捏了一下。

  现在,我最担心的就是阿娇能不能快点找到绳子,为了不让晓雨发现,我的双脚依然被牢牢的捆着,一旦被晓雨识破,我的力量是无法与她抗衡的。

  好在晓雨依然没有瞧出破绽,居然把我的衬衫从裤子里拉出来,解开了所有的扣子,向两边分开。露出了我的胸罩。天啊,她要干什么!

  “哈哈,粉红色的胸罩,果然很漂亮!”晓雨笑嘻嘻的说着,她的手已经移到了我的胸罩周围,轻轻地滑动。

  “唔——”好痒,我挣扎了一下,忍住没有伸手阻拦。

  “哈哈,你还是那个毛病,怕痒——”晓雨显得很开心。

  我已经决定了,如果晓雨要是咯吱我的话,我就顾不上阿娇的计划了。

  就在这时,门开了,阿娇一个健步冲了进来,飞身把晓雨按倒在床上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!”很显然,晓雨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  晓雨和阿娇都是我们学校排球队的主力队员,个子高,身材好,平时都喜爱运动,所以,她们在一起打闹,很难分出胜负。

  两个人很快,就在床上扭打在一起,看样子一时半会儿还分不出胜负。

  按照计划,我应该起来帮助阿娇一起把晓雨捆起来。但是我却没有,依然背着手躺在床边,想报复一下刚才阿娇对我的行为。

  “快帮忙啊!”阿娇冲着我大喊。

  “唔——”我装着一副无辜的样子看着她们,摇头挣扎了几下。

  阿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,继续和晓雨纠缠在一起。

  看样子,阿娇好像占据了上风,晓雨明显有些疲惫,已经没有刚开始的力量了。现在,阿娇已经把晓雨压在身下。

  如果,阿娇如愿把晓雨绑好,她一定会对付我的。不如,我帮晓雨一下把阿娇制服吧。

  想到这里,我猛地坐起来,拽掉塞在口中的袜子,向阿娇扑了过去,可怜的阿娇那里会考虑到这一点,一下被我扑倒,正好是背部冲上。

  “晓雨,帮忙!”由于我的双脚的束缚并未解除,支持不了多久,这能向晓雨求助。

  晓雨刚才几乎放弃了抵抗,现在突然有机会反败为胜,怎能就此放过?抓起一只刚才绑着我的丝袜,将阿娇正在挣扎的双手扭到背后,捆了起来。又用另一只丝袜将阿娇的脚腕绑在一起。我又用刚才塞在我嘴里的阿娇的一双白袜塞到阿娇口中。现在阿娇成了我们的俘虏了。

  我坐起身来,正在解绑住我双脚的跳绳。

  “不用解了,一会儿还得再捆上,多麻烦!”晓雨冲着我微微一笑。

  “你好坏啊!人家好心好意帮你,恩将仇报!”我知道自己决不是是晓雨的对手。

  “唔——”在另一边被捆着的阿娇挣扎着翻过身来,眼睛盯着墙上的石英钟。

  “呀!光顾这玩了!明天还要再点去学校,球队训练呢!”晓雨说完,转身出去了。

  屋子里只剩下我和阿娇了,和刚才的情形正好相反,阿娇被绑着,我可以对她实施报复了。

  阿娇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,挣扎着移动着身体。

  “该睡觉了,我帮你脱衣服吧,哈哈!”我来到阿娇身边,去解阿娇的衣服扣子,顺便报复性的在阿娇的腋下和腰间搔痒,但阿娇反应就没有那么剧烈,毕竟向我这样怕痒的人不多啊。

  我把目标转移到阿娇的双脚,我不相信还有脚心不怕痒的人。

  阿娇的双脚十分漂亮,如果不是经常训练,脚掌上磨出了两个茧,可以称为完美的双脚了,皮肤雪白细腻,脚趾修长舒展,我伸出一根手指,用指甲在阿娇的左脚脚心处轻轻地滑了一下。阿娇果然有反应了,于是我对阿娇的双脚展开了攻击。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阿娇的反应一点也不比我强多少。

  正在我得意的时候,晓雨进来了,“别玩了,早点睡觉吧。”她已经换好了睡衣。但手里却多了几双丝袜。

  难道她真的想把我也捆起来?不是说不玩了么?我正在胡思乱想,她走到阿娇近旁,把捆住阿娇的双手的丝袜解开,我也只好不情愿的解开缚住阿娇脚上的丝袜,还趁机挠了两下阿娇的脚心。

  我和阿娇到卫生间洗漱完毕,回到卧室的时候,发现晓雨已经用一只丝袜捆住了自己的双脚。“小美女,你把我的手也捆起来吧,我想试试看被捆着睡觉是什么感觉。”

  我很高兴做这种事情,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我把晓雨的双手放到背后,用一只丝袜在她的手腕处轻轻的交*捆好,因为被捆着睡一个晚上,就不能捆得太紧啊。

  “你们要不要也试试?”晓雨问我们。

  我瞅了阿娇一眼,说:“我不要,阿娇要!”

  阿娇对我笑了笑,“小坏蛋!”转过身去,脱掉衣裤,背过双手,“轻一点啊。”

  我的捆绑技术不是很好,只是按照她们捆我的方法把阿娇也给绑了起来。

  阿娇躺到床上,我又把阿娇的双脚绑在一起,算是大功告成。

  “紧不紧啊?”我问她们。

  “还可以,早点睡吧。”晓雨似乎真的有点困了。

  熄灯,脱掉衣裤,上床,睡在她们中间,好在床够大。

  ……

  不知睡了多久,我悠悠醒来,感觉手脚有点麻,怎么回事?不好,我怎么被捆起来了?我想叫醒晓雨和阿娇,嘴里却只能发出“唔——唔——”的声音。嘴巴也被堵住了,还被一只丝袜勒住缚在脑后。

  我挣扎着想要起来,突然感觉**处传来一阵疼痛,被阿娇捏了一下。我的内衣也不在身上了。

  “乖乖的睡觉,我的小美人!”说着又在我的**上捏了一下,便不再搭理我了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我也昏昏沉沉的又睡着了。

  第二天,我醒来的时候,依然手脚被缚,晓雨和阿娇正在厨房做简单的早餐。我挣扎着坐起来,全身只穿着粉色内裤,上手背丝袜反绑在背后,脚腕也被丝袜绑在一起,跳绳胡乱的缠在大腿上。

  “唔——唔——”我呼喊着晓雨,后悔睡前把她们绑的太松了。

  “别吵,等做好饭了,就把你放了。”阿娇听到了我的动静,在厨房了对我喊着。

  我索性由躺了下来,等待着自由,等待着早餐。

  这就是我们第一次玩捆绑的经过。

  由于快要高考了,学习紧张,我们在一起玩捆绑的时间很少了。但彼此心里都清楚,我们都喜欢被捆绑的感觉。

  现在,我们在不同的城市里上学。晓雨在本市,父母为了让她尽早学会自立,把这间房子留给晓雨自己住。因此,每个假期,我们都有时间聚在一起玩捆绑游戏。

  “十一”假期,我从学校回来,晓雨约我在她家见面。暑假的时候,晓雨和父母外出旅游,一个假期没见到她的人影,算来也有半年了,彼此都十分想念。

  我跟晓雨电话联系后,收拾了一下,起身赶奔晓雨家。

  我上身穿了一件黄色T恤,下身穿淡蓝色牛仔短裤,腿上裹着薄薄的白色丝袜,脚穿一双灰色中跟凉鞋。

  路上无话,一会儿就来到了晓雨家。还是那间两室一厅的房子,比以前晓雨父母在的时候要稍微乱一些,晓雨可不是一个勤快的女孩,从小就娇生惯养的,以前是父母的小公主,现在是她白马王子的公主。

  晓雨非常热情,我们海阔天空的聊了大半天,晓雨告诉我阿娇由于要陪男朋友,所以晚几天相聚。晓雨看看表,决定去市场买点新鲜蔬菜,让我尝尝她的手艺。我要与她同去,她却拒绝了,让我好好休息,看看电视,上上网。

  晓雨穿了一件绿色吊带T恤,一条白色休闲裤,白色短袜,白色休闲鞋。出门的时候还像家长一样嘱咐我,不要给陌生人开门。还说最近总有人给她打骚扰电话,让我小心一点。

  晓雨出门了,家里只有我一个人,看了一会电视,挺无聊的。到处走走,发现粗心的晓雨竟然忘记带钥匙了。

  半个多小时了,晓雨还没回来,她大概打算做一顿丰盛的晚餐招待我吧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电话响了,来电显示竟然显示不出对方号码,奇怪。我也没多想便拿起电话,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:“喂!您好!”

  “嘿嘿,亲爱的,我好想你啊——”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这个声音很沙哑,我的判断是故意装出来的,但可以肯定决不是晓雨的声音。

  “对不起,我是张晓雨的同学,她不在家,你是谁啊?”我以为是晓雨的朋友打给晓雨的。

  对方并没有理睬我的话,继续说:“我想脱光你的衣服,和你接吻,添你的那里……”

  听到这里,我的脸一下子红了,心跳也加快了,以至于听不清她后面说什么。

  难道这就是晓雨说的骚扰电话么?女人也可以打骚扰电话么?一定是个同性恋!我不敢再听对方说什么了,马上挂掉电话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大脑一片空白,毕竟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骚扰电话。

  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,晓雨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回来,我感到有些害怕,希望晓雨尽快回来啊。大概又过了五分钟左右,我的心情才稍微平静了下来。

  没多久,听到走廊隐约传来脚步声,接着,门铃响了。

  “太好了!晓雨,你终于回来了!”我高兴得差点哭出来,几乎是跑着到门口开门。

  就在门打开的一瞬间,我才意识到我犯的错误。

  只见一个黄影以极快的速度,冲进门来,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便被压倒在地。但我清楚地感觉到,闯进来的也是个女的。她决不是晓雨,晓雨没有这么大的力气。

  正在我企图抵抗之际,一个潮湿的手帕,捂住了我的口鼻,片刻感觉浑身没有力气,渐渐的失去了知觉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我醒过来了,发现自己趴在床上,胸部和上臂被绳子紧紧地捆着,手腕处竟被戴上了手铐。双腿向后弯曲折叠着,脚腕背绳子捆在一起,绳子的一头和手铐系在一起,膝盖上部也被绳子绑着。我的嘴里不知道被塞着什么东西,外面被一条丝巾缠着,在脑后打结。

  我的衣服还是完好无损的,趴在床上那么久实在难受,我努力想翻一下身。却被一只有力的手给按住了。

  “不要乱动,否则便怪我不客气!”天哪!!竟然是一个男人的声音。我被一个男的绑起来了,我不敢想象以后会发上什么事情了。

  “别吓着她,亲爱的,这里没什么事了,现在我可以搞定她们俩了。”有一个女人对男人说话,“亲爱的,你回去吧!晚上我会好好报答你的,走吧!”

  听到这里,我已经听出来了,这就是骚扰电话里的那个声音。

  这时,按住我的那个男人真的走了,走之前吻了一下那个女的,“你自己小心点啊!”声音中充满了爱意和得意。

  此时,我的紧张的情绪得到了缓解,只剩下一个女的也不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。

  我转过头看见晓雨也是面朝下趴在床上,一动不动,并没有被捆绑。可能是刚刚被迷昏的吧。

  那个女的送走男的以后,回到屋子里,见我盯着晓雨看,便说:“好好看着,慢慢等着,绑完了她就来收拾你,哈哈。”

  她并不是马上对晓雨进行捆绑,而是先脱掉了晓雨身上的绿色T恤,扔到沙发上。有脱掉了晓雨的鞋子,露出了一双可爱的白袜脚。正常情况下,晓雨回到家,应该是先换鞋的,看来晓雨也是遭到了突然袭击。晓雨的裤子也很快被脱了下来。这样下来,晓雨身上只剩下了白色的内衣、内裤和袜子。晓雨依然趴在床上一动不动。

  我由于被捆得不能动,只能看到那个女人的身体的一部分,知道她的身材也是非常好。

  她从地上拿起一根红色的棉绳,用一头把晓雨的双手放到背后,捆在一起。剩余的部分从上臂的外侧经胸部上方绕了两圈,又在胸部下边绕了两圈,最后绳子的另一头又绑到了手腕上。上半身算是捆绑完毕了。接着,他又拿起一根红棉绳,开始捆绑晓雨的双腿,首先,在晓雨的膝关节上部将双腿并拢打了一个活结,然后用另一端开始在晓雨的腿上仔细缠绕着,四、五圈过后,又把绳子从双腿的缝隙传了过来,缠了一圈并打了一个结。她把晓雨的一双白袜褪到脚踝处,并没有完全脱下来,用剩余的绳子在晓雨的脚腕处慢慢的缠绕着。

  对晓雨捆绑完毕以后,她站在原地停了一会儿,好像在考虑么,然后出门去了。

  天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,但她一定会回来的。我似乎觉得她不会伤害我们,只是在跟我们开玩笑。我利用她出门的这段时间,努力的挣扎了几下,然后就放弃了。捆成这样,自己是解不开的。我又试着叫醒晓雨,希望她能想点办法,由于不能呼喊,晓雨还是像死猪一样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我索性闭上双眼,休息一下,想象着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  一会儿,她回来了,走到我身边,我依然闭着双眼。

  “哼!你被绑成这样还能睡觉,真是不简单啊!”她竟然忘记了伪装自己的声音。

  这个声音太亲切、太熟悉了,正是我们的好姐妹——阿娇。

  “唔——”我本想大叫阿娇的名字,但却发不出声音。我又开始拼命挣扎,想要证实我的判断。

  阿娇见我的反应如此剧烈,也意识到了刚才自己说话的音调没有修饰,知道了我识破了她是谁。“哈哈,你知道我是谁了啊,那我可要好好的折磨你啊!”说着话,阿娇慢慢的走到我的身边。

  此时,晓雨刚刚醒来,挣扎着翻了个身,“阿娇,原来是你!”

  “哈哈,你睡醒了啊。别着急啊,一会儿再收拾你啊!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要绑我们就让你绑好了,你也别这样吓唬我们啊!还让你男朋友帮忙!太不像话了!”晓雨装作很生气的样子。

  “以前那样绑来绑去的,多没意思啊!今天这样多好玩,两个美女都让我绑起来了,好有成就感啊!”阿娇越来越高兴。

  “阿娇,快把我放开,你们好不容易都来了,我给你们做点好吃的啊!”

  “先不着急,等我玩够了,咱们一起做饭吧。”阿娇说完,走到了晓雨身边,“晓雨姐,你的身材可是越来越好了啊!”

  阿娇的手把晓雨从头到脚摸了个遍,然后轻轻的把晓雨的胸罩推倒胸部的上方,美丽的双峰完全暴露出来。阿娇的手指在晓雨的**周围画圈。

  “啊——不要!阿娇,放手啊!啊——”晓雨的脸通红,扭动着身体挣扎着。

  “不许说话!”阿娇威胁着,“否则,就把你的嘴堵上!”

  这招还真好用,晓雨果然不再敢出声了,只能勉强忍住,有时候小声呻吟一下。

  阿娇在晓雨的胸部玩了一会儿,就把她的胸罩又拉了下来。又把晓雨翻了个身,慢慢的将晓雨的内裤褪下,浑圆丰满的臀部呈现在眼前。

  “啊——你要干什么!”晓雨着急了,没想到内裤也会被脱下来,正要大声呼救的时候,嘴巴就被一条丝巾堵住了。

  阿娇见晓雨不能出声,就不慌不忙地从地上拿起一个大包,从包里找出一条一米长的皮尺,对折了一下,来到晓雨旁边,朝着晓雨裸露的屁股轻轻的抽打了一下。

  阿娇也不敢使劲,所以晓雨并没有感觉疼痛。阿娇又试探着抽打了第二下,这一次力量大了一些,晓雨还是没有什么感觉。

  晓雨“哼”了一声,好像是向阿娇挑衅。

  “啪——”第三下又抽打了下来,这下阿娇用力不小,在晓雨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红红的印迹。

  “唔——”晓雨感觉到疼痛,扭动了一下身体。

  看到晓雨疼痛的挣扎,阿娇似乎很兴奋,接着又啪啪啪的抽了许多下。疼得晓雨在床上翻滚挣扎,这样,不仅是屁股,大腿、背部、胸部都被印上了红红的鞭痕。

  “放了我吧,饶了我吧!阿娇姐姐,我错了——求求你,别打了!”晓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嘴里的纱巾吐出来了,扭动着身体,向阿娇求饶。

  “嗯,求饶了,就没意思了。我就饶了你吧!你先这样休息一下吧。”阿娇得意得很,把晓雨的内裤拉上,让她平躺在床上。

  “我的小美女,轮到你了!”阿娇来到我身边,“把你绑成这样,实在好看。可惜不能脱你的衣服。不过,对付你,只需挠痒就可以了,哈哈!”

  一听到又要被挠痒,浑身的汗毛几乎都立起来了。阿娇把捆在我手铐上的绳子解开,这样,我的双腿就可以伸直了。阿娇把我翻过身来,把我的腿拉直,把捆在脚腕上的绳子绑在床楞上。

  阿娇伸出双手抓住我的胸部,轻轻地按摩着,由于身上穿这衣服,感觉没有那么剧烈,但我还是假装的呻吟着。

  阿娇隔着衣服在我的胸部了玩了一小会儿,就开始向下抚摸我穿着白色丝袜的大腿,这是我感到一阵麻痒,初期挣扎了一下,后来似乎还可以忍住不叫。

  阿娇最后还是把目标集中到我的双脚,这是我早就料到的,也是我最害怕的。阿娇开始挠我的脚心,我开始拼命的挣扎。双脚被固定在床楞上,根本无法逃避,双脚脚趾来回弯曲,嘴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声音,是笑也是哭。

  “算了吧,阿娇,别玩了!我都饿死了,做饭吧!”躺在我身边的晓雨用命令的口吻对阿娇说。

  “晓雨,你别忘了,你也是我的俘虏,还敢命令我?”阿娇停止对我双脚的折磨,来到晓雨面前,盯着晓雨的白袜脚想了一下,接着说:“这样吧!我要在你脚心上写几个字,如果你要是猜出来,我就把你们放了,一块做饭。要是猜不出来,那你们就饿一个晚上吧!哈哈!”

  “好吧,你写吧!我可不怕痒。”晓雨好像也有点心虚。

  阿娇坐在晓雨的脚边,把晓雨的双脚放到自己的腿上,并没有马上在她脚上写字,而是抚摸着晓雨的依然穿着白袜的双脚。

  “快点啊!”晓雨见阿娇没有想写字的意思,试着动了一下双腿,提醒阿娇。

  “哈,你还着急了啊!忍着啊,别怕痒。”说着,阿娇轻轻地脱掉晓雨左脚的白袜,晓雨可爱的小脚丫露了出来。阿娇伸出食指,用指甲在晓雨的脚心上划着。

  “哈哈——好痒啊!哈哈——”晓雨忍不住地笑了起来,“哈哈——是‘我’字,哈哈——”

  “嗯,挺厉害啊,对了!继续猜。”阿娇继续在晓雨的脚上划着。

  阿娇一连在晓雨脚心上学了四个字“我爱捆绑”,晓雨都猜出来了。

  阿娇却没有要放开我们的意思,而是又把晓雨右脚的袜子脱了下来,在他双脚脚心疯狂的挠痒。

  晓雨笑得在床上翻滚着,要不是阿娇抓住她的双腿,晓雨差不多要掉到地板上。

  阿娇又腾出一只手来挠我的脚心,折腾了一阵子,好像有点累了。就把晓雨身上的绳子解开了,晓雨自己解着双腿的绑绳。阿娇又把我的手铐打开,接着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提包,还没等晓雨完全自由,就跟我们说了声:“姐妹们,明天见啊,我走了,拜拜!”说完,溜之大吉了。

  第二天,阿娇只打来电话,说是要和男朋友一起回学校,真是个“重色轻友”的家伙,我们去火车站送走了阿娇,回到晓雨的家里继续玩我们的游戏。

  愉快的假期过去了。姐妹的故事结束了。

  【完】
上一篇:女同恋足同窗会 下一篇:春燕老师

本站由:姐妹 www.dyxxoo.com 提供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請勿進入,否則後果自負!
返回首页